<menu id="m4wyu"></menu>
<menu id="m4wyu"><code id="m4wyu"></code></menu><nav id="m4wyu"></nav>
<menu id="m4wyu"><tt id="m4wyu"></tt></menu>
<nav id="m4wyu"></nav>
  • <menu id="m4wyu"><menu id="m4wyu"></menu></menu>
    您當前位置:財富中國 >> 人物 >> 新聞正文

    小米造車的兩位關鍵先生:王川和黎萬強

    — 發布 —

    2021/4/5 17:34:34

    — 編輯 —

    財富中國

    — 閱讀 —

    — 來源 —

    互聯網

    — 分享 —

    【摘要】兩個熟悉的名字出現在了網傳的小米造車計劃里:王川,黎萬強。

      據騰訊《深網》報道,盡管雷軍會親自出任小米造車公司CEO,但諸多跡象證明,王川和黎萬強將是項目的主要執行人。此前,王川已經代表小米集團拜會理想和小鵬,并摸底汽車行業,而黎萬強將回歸,負責項目的品牌營銷工作。

      事實上,這是兩個已不再活躍于小米權力核心的人物。

      王川,雷軍2004年滑雪時結識的好朋友,小米第8位創始人,一手把小米電視業務送上王座,隨著年歲漸長,被掛以參謀之類的虛職,字面意思展開理解一下,就是退居二線;黎萬強,與雷軍相識逾20年,追隨他創立小米,成為核心創始人,一度離開又歸來,三年前,再度離開。

      但當雷軍調研75天后決意造車,這兩個名字的出現,并不讓人意外。

      畢竟,衣不如新,人不如舊,何況是造車這樣耗資千億又在短期內拍板決定的項目。新戰場廝殺在即,此時,將帥靠得住比懂業務更重要。

      1

      導師,朋友

      認識雷軍的2000年,黎萬強23歲,是臉上嫩得能掐出水的大學畢業生。而31歲的雷軍,已經把名氣從武漢電子一條街帶到了北京中關村,金山公司總裁的身份,讓很多年輕人仰望他,猶如當年的他仰望求伯君——時代的偶像總是后浪推前浪,金山2007年在港交所上市時,《IT時代周刊》的封面標題是《雷軍和他的金山王國》,締造者張旋龍和求伯君的名字已經不值一提。

      年輕人的第一位導師,影響之深遠,往往超出當事雙方的想象。

    小米造車的兩位關鍵先生:王川和黎萬強

      黎萬強和雷軍在金山共事7年,這位雙魚座的軟件設計師后來在小米展現出的要命的強迫癥,多多少少受了些雷軍的影響。在金山,雷軍教會了他死磕。

      雷軍不是處女座,卻是處女座的最佳代言人。他說一不二,死磕每場發布會的PPT,連一個像素的顏色和位置都要較勁。他無法忍受不和諧,金山有段時間學微軟,從儀表開始,要求員工都穿西裝上班,一位高管用淺色領帶搭了套黑色西服,剛推門進來,就被雷軍趕走了,“你現在就打車回去換一套”。

      雷軍的影子落到阿黎身上,嚴絲合縫。關于一張海報的意見,黎萬強可以從身邊同事一直問到食堂大師傅。

      在金山跟著大哥混的日子,黎萬強過了7年。2007年,完成上市使命的雷軍心力交瘁,累慘了,在辦公室深鞠一躬后,他飄然離去。2年后,黎萬強也遞交了辭呈,打算回廣東老家開個攝影樓,去過小鎮青年的安逸生活。

      他被雷軍給截胡了。

      2009年的雷軍決意要擁抱移動互聯網的新風口。當天使投資人的兩年里,他四處奔波,會見朋友,越來越清晰地看到了新浪潮涌來的勢頭。事實上,自打2007年投資UCWeb后,他就給自己立下了規矩:在辦公室和家里都不再使用電腦。

      當然,再強大的篤定之中,也總暗藏著自我懷疑與瞬間崩潰。

      2009年12月16日,北京燕山酒店附近的酒廊里,雷軍叫了黎萬強在內的幾個朋友過來喝酒,一瓶又一瓶的喜力啤酒,歡快穿過這些中年人的喉嚨,當酒精的刺激讓他們皮膚微燙,束縛著這些軀殼的規矩、克制和拘謹,都不見了。

      晚上11點半,雷軍說,今天是我40歲生日。但他的臉龐上沒有什么C位的喜悅光環,如同一個尋常的陷入困惑的中年人,他對過往的意義產生了深刻懷疑:這么多年的勞模人生,是不是錯了?

      黎萬強目睹了這一切,也看到了大哥擁抱新生活重新的決心。于是,當雷軍開口,“別扯淡了,跟我干吧”,他很快便放下老家,從了——盡管他當時還不知道雷軍具體想干啥。

      他成了站在雷軍身后的男人。小米公司開張那天,他父親端來了一鍋熬了5個小時的小米粥,此后,喝粥成為小米每次換辦公室的傳統。忠誠亦是黎萬強的底色,多年之后,他回絕羅永浩的工作邀請,稱“我這輩子只愿意為雷軍打工”。

    小米造車的兩位關鍵先生:王川和黎萬強

      勸說王川加入小米,雷軍花了一年。

      召喚黎萬強,雷軍多少有些大哥的身份便利,對待王川,那就不太一樣了。他倆在滑雪場相識時,王川已經是雷石科技的老板,這是當時國內最大的點歌系統和設備公司。

      王川有句口頭禪,“我給雷軍幫點忙”。王川可能只是習慣客氣,雷軍可就當了真。執掌金山期間,他就想讓王川當CEO,被拒,便給了個執行董事的身份,每周過去工作一天。王川倒也盡職盡責,一度每周撲過去干四五天,把該幫的忙都幫了。

      小米創立后,王川更是沒少幫忙,牽線讓雷軍拜訪郭臺銘,把設計師朋友朱印推薦給小米,后者參與設計的MIUI 5系統,雷軍很是喜歡。

      但雷軍想要的更多。王川是他朋友里最懂硬件的人——當時王川已經做了多看,打算轉型做機頂盒,從而切入電視機行業,這樣的人物若能加入小米,雷軍會如虎添翼。

      然而,斷斷續續談了一年,雷軍始終沒有取得什么實質進展。王川不愿意與朋友創業,朋友和生意要分開,是他一貫的生活哲學。

      如同最有耐心的獵人,雷軍等待著那個關鍵的出手機會。

      最后,錢給了他底氣,酒給了他勇氣——

      2012年6月,小米C輪融資2.16億美金的慶功宴上,王川來了。當所有賓客都散去,雷軍把王川帶進辦公室,微醺中又開了瓶紅酒。

      “王川,你要不要過來?”他又提到了合作條件,小米收購多看閱讀,估值給到市場價的2倍,“如果現在你還不來,就只能說明一點了,你可能看不起我們小米。”說完,便將杯中紅酒一飲而盡。

      那個晚上,在勝利的喜悅與酒精的烘托之下,王川無比真切地感受到了雷軍對自己的需要。

      他成為了小米公司的第八位創始人。

      2

      榮耀,罅隙

      小米發布會的舞臺上,真正的主角永遠只有一個。

      “王川沒有站上過小米發布會的舞臺,卻可能是雷軍的演講里出現次數最多的小米員工。”極客公園在2016年1月的一篇報道中如此寫道。

      當時小米電視已經做到三代,但從未召開過自己的發布會,每次都是以“one more thing”的身份,搭手機或其他產品發布會的順風車。

      這也正常,當年最風光的互聯網電視品牌還是樂視,2015全年銷量300萬臺——小米電視同年的出貨量是100萬臺。不過,好在雷軍對王川的原則是“你干什么我都支持”,而早期給電視業務設點的底線,也只是“不賠錢”。

      王川是安于站在雷軍身后的,需要拋頭露面時,他不抗拒,但也絕不搶風頭。

      2016年3月25日,小米電視召開了自己的戰略發布會,王川的第一次主場,即使雷軍和陳彤坐在臺下拼命給他鼓掌,他還是緊張到聲音微微發顫。半年后,當雷軍又把小米發布會的前半場交給王川講小米電視,他例行公事般完成,在隨后的媒體專訪中反復強調,“雷總是中國最杰出的產品經理之一”“絕對是中國最杰出的產品經理”“確實是中國最杰出的產品經理”。

    小米造車的兩位關鍵先生:王川和黎萬強

      王川其實是個產品控,他在小米鼓搗出的第一款產品是電視盒子,2012年11月面世,大獲成功。

      小米盒子***的設計里藏著他對完美產品的追求。他崇拜喬布斯,經常研究蘋果產品,想象如果是他來做,會怎么做——答案總是沒有更好,蘋果就是一家讓人絕望的公司。于是,做***時,他就提出要求,不論是80歲老人還是4歲小孩,都得不看說明書就能直接操作。

      產品面世后,TVB總經理慕名前來,“我終于可以看看這個盒子和***是誰做的了”。王川聞到了那股熟悉的絕望氣息。這是讓他驕傲的高光時刻——盡管在外界看來,譬如小米電視在2018年Q2出貨量全國第一之類的數據,才是更有力的自我證明。

      相比王川的專注,黎萬強就沒那么幸福了。

      在創業維艱的那幾年,他變成雷軍的一塊磚,哪里需要往哪搬,從最早主導MIUI系統,負責小米營銷,建立小米粉絲體系,搭建小米網電商,雷軍幾乎沒怎么讓他在舒適區呆過。

      雷軍的摳,黎萬強充分領教。

      不花一分錢,給MIUI找來100萬用戶;否決3000萬市場預算申請,不花一分錢,為小米手機打開銷路,這些都是雷軍給他出過的難題。黎萬強一一解決,順便把這些心得寫成暢銷書《參與感》,自己也成了營銷專家。

      但他并不能從世俗意義的成功中獲取足夠的快樂。

      2014年,小米公司沉浸在年度出貨量國內第一的喜悅之中,12月底,雷軍宣布小米融資11億美元,估值達到450億美元。但事后看來,危機當時已經暗流涌動,小米供應鏈出現隱患,線上流量見頂,OV華為等友商反攻也明顯加劇,在印度,小米遭遇愛立信的專利訴訟,導致貨品被封。

      歲末的一天,黎萬強走進雷軍辦公室,先提出小米在全球7個國家和地區鋪開的做法“問題很大”。隨后,便提出了那個離開的決定。那段時間,他的狀態異常已經被同事關注到,前一秒還情緒激昂,下一秒就突然沉默低落。

      他如愿了。

    小米造車的兩位關鍵先生:王川和黎萬強

      黎萬強離開不久,小米危機爆發,問題逐漸浮出水面。決定生死存亡的惡戰之中,雷軍顯然又召喚了黎萬強。一年之后,這位昔日的小米“二號人物”回歸,掌管小米市場部和小米影業。

      從2016年開始,黎萬強陪伴雷軍左右,合力把小米帶出泥濘之地,但于他而言,當年那樣從0到1持續狩獵的快感,越來越難獲得了。

      一場爭吵被記錄在小米傳記《一往無前》之中。2016年5月,小米高管例會上出現了第一次正面爭吵,小米5的銷售出現問題,手機部門負責人把責任甩給市場部,惹怒了回歸不久的黎萬強,兩人你一句我一句吵起來。

      部門之間的責任推諉,在大公司體系之中并不罕見——但這與黎萬強在小米最初經歷的,那段有著“不可思議的民主、每天靈感無數、天大地大熱火朝天的日子”,已經相差甚遠。

      雷軍最后狠下心,開掉了那位德高望重的手機部門負責人,重整供應鏈,但黎萬強的回歸沒有持續太久。在經歷2017年小米影業宣發部門解散,11月調任小米品牌戰略官等變動后,2018年,黎萬強逐漸淡出公眾視野,直到11月底,離職消息正式公布。

      如同一只扎入云端的風箏,它去擁抱了自由。

      而一個決定的做出,其影響究竟有多深遠,最有資格的回答者,從來都只有時間。

      2017年10月,當小米召開高管會議討論上市事宜時,王川率先反對,“從資金的角度出發,小米沒有一定要上市的緊迫性,因為小米不缺錢”。上市會帶來源源不斷的錢,以及源源不斷的壓力,他擔心,受股價等因素影響,小米無法堅持一些長期戰略。

      他當然沒能攔住大勢。而小米上市反過來也改變了他在小米的境遇:他告別了一手做起來的電視業務,先后被委以參謀長、中國區總裁、大家電事業部總經理、首席戰略官等職務,在小米公司頻頻操作的架構調整中,他最終被甩離業務一線,為年輕人讓位。

      當一家創業公司以上市的方式擁抱了資本,自由,便是創業者向財富交納的印花稅。

      至于王川是否憋屈?無人知曉。反正他的口頭禪總是那句:我給雷軍幫點忙。

      3

      需要,被需要

      “這是凡客誠品出的,80支,免燙。”

      2009年夏天,雷軍跑到北京二環邊的老胡同去開會,遇到晨興資本的一位年輕投資經理,忍不住聊起了自己穿的白襯衣,從價格開始,話匣子打開,他沿著電子商務、剪裁、紡紗細度、物流,滔滔不絕。

      凡客誠品是他投資的項目。范海濤在《一往無前》書中記錄了這個場景,并感慨,“每次投資一個新的企業,他(雷軍)都會迅速變成這個領域的專家。”

      雷軍很聰明,像一臺行走的學習機器。決意做手機前的那段時間,雷軍到哪都背著一只黑色尼龍背包,里面裝著十幾臺手機,見到合適的對象,就把手機掏出來排成一排,興致高昂地講解。

      如今造車,亦是如此。

      他早在2013年就兩次拜訪馬斯克,買下4臺特斯拉,兩臺自用,兩臺分別送給了傅盛和俞永福。投資版圖里,包括蔚來和小鵬在內的近10家電動汽車企業的存在,亦是鋪墊。而何小鵬早在雷軍投資小鵬之前就建議他,要造車。

      根據雷軍本人公布的數據,小米從1月15日開始調研造車,75天時間,進行了85次業內拜訪,與200多位汽車行業資深人士深度交流,4次管理層內部討論,又開了2次董事會,才最終決定要造車。

      75天的時間,決定開啟一個首期投資100億人民幣、未來10年投資100億美元的項目,小米算得上跑步入場。此時,CEO只能是雷軍自己,唯有此,造車項目才可能獲得小米集團全部的支持。

      關于小米為何造車,坊間解讀諸多。外部來看,國內電動車市場教育初步完成,特斯拉、比亞迪、新能源“三傻”等玩家,讓電動車已經不再是新事物,相應的工業制造基礎也趨近成熟;內部來看,小米需要新故事,手機早已進入存量市場,小米股價萎靡不振的樣子,多少也是讓雷軍有些憋屈的。

      這更像一個順勢而為的選擇。

    小米造車的兩位關鍵先生:王川和黎萬強

      1999年,還在金山任職的雷軍去美國考察,注意到了剛剛崛起的谷歌,回國后還專門寫了文章分析,但后續并沒有什么實際行動。他后來感慨:在互聯網創業領域,必須快速行動。

      22年后,雷軍補上了這道遺憾。

      人到天命之年,或許也會更加清楚,很多事情:去做了但沒做成功,要好于想過卻沒做。而選擇誰去做,便是決定是否能啟動、能走多遠的關鍵。

      支持,信任,在商業社會中,這是無法用數字衡量的價值。

      雷軍曾經不惜給予。黎萬強向《財經》雜志提到過,“雷軍看起來很溫和,其實很難被說服,但他給了我們一個權限,就是‘做這件事情如果不讓公司翻船,你就去做’。”類似的權利,他也給到過王川。

      如今,這成為雷軍篩選造車大將的最重要指標。

      王川和黎萬強,一個堅如磐石,一個雖如風箏時遠時近,但從未徹底脫線離開。他們是陪在雷軍身邊最久的人,也是目前手頭沒有關鍵業務,可以隨時全力投入的人。他們今后還可能被更專業的人替換,但此刻,支持雷軍造車,這是他們作為朋友,作為有知遇之恩的下屬,最重要的使命。

      何況,這場轟轟烈烈的造車運動,可能會帶來比手機比電視更深遠的影響。

      當然,還有更多的財富。

    - THE END -
    財商世界,富強中國 財富中國是服務于中國商務精英的領先平臺,為中國經理
    人提供全球管理信息,深度報道世界一流企業資訊。同時匯聚國內外著名企業的
    信息、為用戶提供更專業的財富新聞。

    ICP證號:粵ICP備18093102號     推廣聯盟QQ:460965656
    CopyRight © 財富中國網 caifu-china.cn 復制請注明出處 未經授權 禁止轉載本站名單(數據)
    怎样玩小姐